修路白天高溫入夜寒冷 他靠使命感與南橫結緣30載

   日期:2021-08-23     瀏覽:4    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南橫公路沿線地質破碎,施工過程易有落石,對工人造成極大心理壓力。公路總局甲仙工務段長陳正偉說,沿線有不少難處理的「大魔王路段」,除明霸克露橋所在地高雄桃源區勤和到復興一帶,去年初完工、長度319公尺梅山明隧道是工程人員口中的「山海關」,得標廠商做一半放棄,還好有另一家願意承接,去年1月才得以開放梅山到天池路段。



南橫公路沿線地質破碎,施工過程易有落石,對工人造成極大心理壓力。公路總局甲仙工務段長陳正偉說,沿線有不少難處理的「大魔王路段」,除明霸克露橋所在地高雄桃源區勤和到復興一帶,去年初完工、長度319公尺梅山明隧道是工程人員口中的「山海關」,得標廠商做一半放棄,還好有另一家願意承接,去年1月才得以開放梅山到天池路段。
 

除天候多變,高山工程雇工不易、成本難掌控都是困境,公路總局團隊修築海拔1020公尺「梅山明隧道」時,有廠商中途發現難度過高,寧可認賠殺出,後來還好有其他廠商願意承接,才能工程能走下去。
 

在南橫有30年施工經驗營造廠老闆鍾享建說,承攬山區工程要有使命感,企盼南橫全線貫通是他堅持的動能。公路總局三工處長吳昭煌說,廠商及工人對環境的熟悉度,影響工程品質與效能,擅長在海邊做工程廠商,對山區不見得拿手。
 

午後南橫公路易起霧、飄雨,海拔2722公尺大關山隧道是南橫最高點,也是高雄市、台東縣交界處。昨天午後山區降雨,25歲吳姓工人冒雨維持交管,守護往來人車安全,山的另一頭有工人冒雨在綁鐵,入夜就近住山區工寮,忍受白天高溫、晚上低溫環境。
 

鍾享建經營万勤營造,南橫東西段工程都有他參與足跡,鍾現年63歲,和南橫緣分深,也差點在山上丟性命。20多年前他在梅蘭明隧道工作遭落石擊中左後方肩胛骨骨折,98年八八風災時,他工程團隊停在南橫武雄橋的怪手掉落山谷,他說,山區施工風險永遠不會少。
 

工人為團隊賣命,鍾享建很捨得照顧工人,他說,看工人在邊坡奮戰當「蜘蛛人」賺辛苦錢也會揪心,工人家境普遍不好,帶人帶心方式是對工人讓利,盡量別和員工計較,對方自然能感受到老闆關懷,會更用心投入。

要在中高海拔的南橫公路施工,要能忍受白天強烈紫外線,冬天寒冷等多變天氣,山區容易起霧、飄雨,環境考驗大。記者劉學聖/攝影

 

要在中高海拔的南橫公路施工,要能忍受白天強烈紫外線,冬天寒冷等多變天氣,山區容易起霧、飄雨,環境考驗大。記者劉學聖/攝影

 

南橫公路大關山隧道是高雄市、台東縣交界處,海拔超過2700公尺,工人冒雨做交通管制。記者劉學聖/攝影

 

【文 / 記者 王慧瑛、陳弘逸;本文已獲得經濟日報授權轉載】

 


APP下載Google Play 、Apple store

 

《近期熱門文章》

美鋼廠歲修潮 台廠大利多

台北港起重機電梯維修 焊接工人趕最後鐵片慘被壓死

老屋翻身出頭天 高雄老宅交易年增近2成

阿布屋頂雨衣 有效解決漏水問題

成本瘋漲!公共建設陷入無限輪迴 一標再標沒人敢接


更多認識918建材點我了解

更多產業新知點我了解

加入918建材庫粉絲團->點我加入

 
 
更多>同類產業新知
0相關評論